马云:西湖边那一场美丽的邂逅
2017-02-04 15:38:00
  • 0
  • 0
  • 0

马云:西湖边那一场美丽的邂逅

徐迅雷

振动马云人生飓风的蝴蝶翅膀,或许可以看作是远在1980年他在西湖畔,与澳大利亚人肯·莫利的一次邂逅。

生于1964年的马云,1980年正值二八芳龄,他正在读高中,他刚开始学英语。夏日,莫利带着一家旅行来到杭州,在西湖边偶遇随时缠住老外学英语口语的马云。莫利是澳中友好协会会员,应邀参访中国,到访美丽杭州。“晚上自由活动时,我们在公园里玩火柴,一个男孩走过来和我们打招呼……我们约定之后再来这个公园碰面。”莫利的儿子戴维后来这样回忆。与马云年纪相仿的他,由此结识了马云,两人成了跨越大洋的好友。

一次坏的交往,可能会让一个人变成人渣;一次好的邂逅,可能会让一个人变成人杰。少年马云,就有了在西湖边这次非常美丽美好的邂逅;如果没有这场邂逅,很可能今后的马云就不是这样的马云。

从马云、戴维合影的老照片看,少年马云其实挺帅的,越长越像“外星人”看来是后来的事。马云一次次用英语给戴维一家写信。他们家住在澳大利亚重要港口城市纽卡斯尔。莫利则在每次回信中,像批改作业一样为马云细心地修改英文,甚至细心到专门提醒马云“来信把行距留大点”,好让他写下修改意见。到了1984年,马云考上杭州师范学院,虽然总分离本科线还差5分,由于英语优异,他破格升入外语本科专业。莫利为马云提供支持,每半年给这位学生朋友寄一张支票,总共寄了大概200澳元。如今1澳元等于5块多人民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别说200澳元,200元人民币都是大钱。

马云在英语专业上得到了莫利的帮助,在经济生活上得到了莫利的支持;这真是“春风风人,夏雨雨人”,潜移默化,润物无声。更重要的是,1985年,莫利邀请马云前往澳洲旅行,他鼓励这位从来没有出过国的中国少年:“试试看,说不定你能拿到护照!”那是一个刚刚打开国门的时代,对于多数普通中国人来讲,出国那是连门都没有。马云用了半年时间才拿到护照,然后要去北京签证。到了京城,他住在一个廉价的地下宾馆,在7次拒签后,终于在第8次拿到了签证。

这是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一个澳洲人的鼓舞与帮助,为马云打开了一扇世界之窗。开窗为师,开路为师,开风气为师。正如那首动听的歌曲《你鼓舞了我》所唱的:“没有一个人是没有渴求的,悸动的心在激荡中跳跃;当你悄然来临,我充满了惊奇,让我看到了永远。你鼓舞了我,所以我能站在群山之巅;你鼓舞了我,让我能跨过狂风暴雨的大海;当我倚靠在你的肩膀上,我于是变得坚强;你鼓舞了我,让我能超越自己……”

纽卡斯尔那29天,在马云的生命中至关重要。那段旅行时光,让马云首次发现了中国之外的世界,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没有那29天,我永远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思考。”今天的马云说,“那次澳大利亚之旅真正的改变了我。是我没法想象这么大的改变。我出生在中国,100%是中国制造。过去,我被告知并且告诉我的学生,中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我们要帮助在中国以外的贫穷国家,去解放全世界。但是当我到澳大利亚后,我意识到中国才是需要解放的地方。”

马云是在纽卡斯尔大学的演讲中说下这番话的。这是32年后的今天,这是2017年2月3日,中国的立春时节。纽卡斯尔大学在这天宣布,马云通过马云公益基金,拿出2000万美元设立奖学金。这是该大学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规模捐赠。奖学金命名为“Ma-Morley”,这正是马云和莫利的双M组合。1985年,马云第一次到访纽卡斯尔大学,没有上过大学的莫利,经常和马云谈起这所澳大利亚的著名公立大学,所以马云一直念兹在兹。从200澳元的资助,到2000万美元的捐赠,跨越了非常时空。马云说,这项奖学金将用于“支持那些想自己看看这个世界,经历它、用自己的脑袋思考它的人们”。

情谊,情感,情怀,总是相依相存的。一个人的生活,可能越来越能体会到“平平淡淡才是真”,可那些氤氲在岁月里的情愫,往往是越熬越浓越有味。帮助马云的澳洲好人莫利已于2004年去世,而他和马云的美好故事,必将长存人间。

生命中那时光,因为邂逅,所以美丽。

人生中这时代,因为感恩,所以美好。

【附】马云演讲全文:

过去的32年里,这是我的第三次纽卡斯尔(Newcastle)之行。

第一次是我21岁刚进大学的时候,收到Ken Morley先生的邀请,在那年暑假来到了纽卡斯尔。当时,我从没想过可以到中国以外的国家看看。当时可以拿到护照是一件稀奇的事,是Morley先生鼓励我:“试试看,说不定你能拿到护照”。好,我就决定去试试吧!

我用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才拿到我的护照,我以为我拿到护照之后就可以去澳大利亚,但他们又告诉我,你还需要有签证。我去了上海澳大利亚领事馆,使馆官员说,你需要到北京去签发签证,其实那时候去北京的费用对我来说是非常昂贵,但我还是要去试试吧。

我去了北京,住在一个地下宾馆,在7次申请签证都遭到拒绝后,我第八次去申请,我对当时面试我的使馆官员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个礼拜,已经尝试了7次都被拒绝,我希望这次能申请到签证。

那个使馆官员问我:你为什么要去澳大利亚?我说我的朋友邀请我去,他说不能发这样的签证给我,我们只能签发给探亲或是由政府派你出差去的或者是留学等性质的签证。当时是没有旅游签证的。

我跟他讲了我是如何遇到Ken 和大卫的。Ken找了一些新南威尔士的朋友帮忙,并向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馆发了一个电报。当时那个使馆的人就说,“你真的想要这个签证吗?”我说当然想要。他就说:“我能5分钟后给你。” 我就这样终于拿到我的签证。这就是永不放弃的例子。

我的澳大利亚之旅真正地改变了我。是我没法想象这么大的改变。我出生在中国,100%是中国制造。过去,我被告知并且告诉我的学生,中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我们要帮助在中国以外的贫穷国家,去解放全世界。但是当我到澳大利亚后,我意识到中国才是需要解放的地方。

在纽卡斯尔待的那29天,在我的生命中至关重要。我每次回到中国,在那接下来的10年,我都在想中国需要改变。我们需要更开放的思想,我们要用一个不同的视角来看待事物。

那是1985年我认识的澳大利亚,从那年开始我知道纽卡斯尔大学。那是我第一次到访这所大学。

Ken没有上过大学,但是经常和我谈起纽卡斯尔大学。我不知道是怎么原因,如果我足够幸运,能够成功,我总想我想要为纽卡斯尔大学做点事情,因为这是Ken经常提到的一所大学。

每一次我们相遇,我们都会辩论很多的事物。他会说:“Jack,你是瞎扯的,都是废话!”即便那样,他总是那般支持我。

他知道我讲话的方式,知道我干起来会很不一样,但他总是支持我,用他极大的好奇心与善意去支持我。

我学到的是,你在书本上学到的、你的父母告诉你的,可能不全是真的,这个世界太有趣了,这个世界太独特了,你需要自己去体验。你需要用你自己的大脑去思考。当我回到大陆的时候,我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没有那29天我永远不会像今天这样思考,我可能只会像其他中国人的方式去思考。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决定成立Ma-Morley奖学金,以支持即帮助一些年青人、那些想自己看看这个世界,经历它、用自己的脑袋去思考的人。

我想要感谢Ken Morley和他的家人对我的帮助、支持、和理解。过去的30年,我一直怀着感恩的心生活着,希望有一天,因为这份友情,我可以成为像Ken Morley先生那样的人,帮助和支持自己根本不认识、只是在街上遇到的年轻人。我希望自己可以做的更多,希望可以在未来一直做下去。

我是一位教师,我在大学教了六年书,我叫我自己CEO,首席教育官。这花了很多时间和众人分享我的经验。我不怕别人不同意我的想法,但我会说这是我相信的事情,这是我见到的、我经历过的,我想跟大家分享。在大陆,我的基金会每年支持了超过100位乡村教师,这个是因为在大陆有六千万的孩子生活在农村地区。我们觉得也要找个方法去支持这些老师们。纽卡斯尔这个奖学金是我在海外的第一个奖学金,我也视纽卡斯尔为我的第二个故乡。

在过去,这个世界是知识驱动的。人类和机器会有很大的竞争但是未来人类会通过自己的智慧取得胜利。你可以从学校和书本学到知识,但是智慧,只能通过经验得到。所以我认为Mr Ken Morley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

同时,我希望这个奖学金能够聚焦未来。聚焦在生活,聚焦在学校和书本以外的事情。我们希望能提供超出经济支持范畴的帮助,我们希望能够让他们走出大学,走出自己的国家、去世界各地看看,并通过这些经历拥有更宽广的国际视野。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希望成功,你得有EQ,如果你不希望失败,你得有IQ。但如果你希望受到尊重的话,你要有 LQ,爱的智慧,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这里的学生们都会记得这三个Q。这是我从与Ken Morley 先生讨论中学到的。这个奖学金会帮助更多的人,我们需要的确需要很多聪明人,但我们更需要更多有担当的人,为社区、社会、国家和世界承担责任的人。

拿到奖学金的学生,他们不是我和Morley 的大使,我们更希望他们成为宣扬勇气、责任和智慧的大使。这个奖学金带有我的名字,这真的是我莫大的荣幸。

有Ken做榜样,我希望可以做得更好。我也会继续提升我自己。

谢谢纽卡斯尔大学为这个奖学金成立做出的贡献。成立一个基金是很容易,但要不断的去改进一个奖学金是不容易的。去支持有心的年青人是不容易,真的非常感谢大学对这个基金付出的努力。请随时指出我可以改善的地方。每5年,我会亲自审核奖学金的情况,能如何做得更好。在纽卡斯尔大学,我们和基金会分享一致的信念。我们也很高兴可以支持当地土著居民的文化。追求社会公平,卓越和责任、创新和持续性都是我们共享的信念,这也是Morley他们跟我过去30多年分享的理念。让我们一起努力帮助更多年轻人。非常感谢!

【附】戴维·莫利(David Morley)致谢全文:

我叫戴维·莫利,我代表莫利家庭来发言。我们很荣幸今天来到这里。

如果我父亲仍在世,看到马云在这里为纽卡斯尔大学做捐助,他应该会非常骄傲和感动。

我父亲没有上过大学。他是一个贸易商和电工,在经济大萧条前出生。他并没有时间入大学念书。

但父亲有着洞察未来和社会发展的视野。他对于中国的兴趣便是他对未来洞察能力的最好证明。

1970年代他加入澳大利亚中国友好协会,1980年代我们到访杭州。我们住在西湖边的一个酒店里,在那马云与外国人交谈以练习英文。

马云的爸爸拍下了这张有趣的黑白照片。

其实对我们而言,挺难和我们的朋友解释,为什么我们去中国而不是去迪士尼乐园或是黄金海岸。

父亲对新的经济形态很有兴趣。为马云的信修改英文,鼓励他说英文,并邀请他来纽卡斯尔旅行。他动用了一些人际关系,作了大量的书面准备工作。

但我们相信不管马云是否遇到父亲,他都可以实现他的梦想的。

我们将持续关注他,为他及他身边的人去寻找每一个可以放大成功的机会。

我的父亲每隔一年就去一趟中国,这对于他来说并不会带来太多的麻烦。如果他需要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那么马云会知道找谁去要。

很高兴马云这次成就了这个机会。

马云和父亲的友谊是愉快的,同时也充满挑战。

我们希望这个奖学金的受惠者以后可以启发及鼓舞其他人,共同创造一个更和平的世界。

父亲一直关注本地人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看到经济有困难的学生受惠,他一定会很欣慰。父亲如果知道这个奖学金致力于创造一个可持续的未来,他也会很欣慰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