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迅雷:绿色资金与可持续发展
2017-07-17 08:29:20
  • 0
  • 0
  • 0

绿色资金与可持续发展

徐迅雷

  “二十国集团和其他国家在杭州峰会以来的一年中,为促进可持续发展和气候行动,筹集了大量的公共和私人资金,这表明金融体系正在根据21世纪可持续发展的要求进行重塑。”这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2017年7月14日发布的信息。此前的7日至8日,第十二次G20峰会在德国汉堡召开。会场上,G20领导人围绕气候变化、国际贸易秩序等话题展开讨论,备受瞩目。

当今世界,哪个国家如果不重视气候变化、不关切绿色发展、不承担环境保护义务,那是不被待见的。由于美国前不久宣布终止执行《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特朗普成了G20汉堡峰会会场附近各种示威活动针对的主要对象。峰会开幕首日,抗议者阻塞道路,特朗普不得不绕路前往会场,成为当天最晚抵达会场的领导人之一。

《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是好不容易达成的协定,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通过,2016年4月22日签署,签署地还是纽约呢,因为联合国总部在这里。这个为人类可持续发展谱写重要一页的气候变化协定,中国在2016年9月3日批准加入。“绿色发展”正是中国五大发展理念之一,亦是全球共识。

地球早已跨过了“侏罗纪公园”时代,我们现在生活在“人类纪”,“人类纪”的特点就是人类对地球生态系统影响巨大。因着气候日益变暖,科学家宣布,“约60%的灵长类物种有灭绝的危险”。是时候要“绿色绿色再绿色”“可持续可持续再可持续”了!

可持续发展需要巨量的绿色资金。未来十年,全球绿色投资需要的金额高达数十万亿美元。在G20杭州峰会上,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通过了《绿色金融综合报告》,以加快筹集绿色资金。其中的绿色融资即“绿色金融”,是指能产生环境效益以支持可持续发展的投融资活动。所谓环境效益,包括减少空气、水和土壤污染,降低温室气体排放,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并体现其协同效应等。

为了可持续发展,金融体系需要进行重塑。这一年来,在金融产品中仅绿色债券的发行总额,就达到了810亿美元。法国发行了高达70亿美元的为期22年的长期主权绿色债券,德国宣布将使法兰克福成为一个绿色金融中心,中国则宣布了在绿色金融方面将采取的5项试点行动……联合国环境署说,“这些政策和变化,帮助资金在金融和资本市场进行了重新配置,使得全球可持续管理资产与2014年相比增加了25%”。在中国浙江省,截至2017年5月末,兴业银行已累计提供绿色金融融资1000亿元;6月29日,兴业银行又同浙江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承诺未来5年内再为浙江省提供各类绿色融资1000亿元,支持浙江省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和“两美浙江”建设。浙江是全国绿色经济的先行区,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的发源地,有着良好的绿色基因。

绿色金融既要利用公共资金,也要动员私人资本;有了公共资金的带动,私人资本才可能跟上。

都知道特朗普特关心自己国家的利益,他认为“巴黎协定”对印度等国“太过宽松”,而置美国企业于“危境”。其本质也是个成本支付问题。就在特朗普声言要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那段时间,一条“气候变化让地球的‘末日’种子库受损”的消息飞遍全球。“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建在北极附近的一个挪威小岛上,那是地下120米的人工山洞,储存着5000多种重要粮食作物的种子,其中包括数十万个变种的麦和稻。这个全球种子库,是为濒临消亡的万物作“留念”的。这里本来是寒冷干燥,却因为气候变温,突降一场倾盆大雨,致使山洞进水,差点危及种子库。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全球气温如今已连续三年创了新高,北极冰层覆盖范围则是三年来连创新低,致使大片永久冻土不断融化;全球变暖,这才是人类的“危境”。

如果说以黑色能源为代表的时代是“黑金时代”,那么,以绿色能源为标志的时代就是“绿金时代”。“绿金时代”,也可以看作是“绿色资金时代”,可持续发展的一切,都离不开这个“绿金”;人类要由此出发,摆脱“危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