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迅雷:义务教育岂容如此“掐尖”
2017-05-25 12:14:18
  • 0
  • 0
  • 0

义务教育岂容如此“掐尖”

徐迅雷

重磅!民办初中“掐尖”违背免试就近入学原则,浙江教育厅年内将出新规治理,管理办法的框架设计已经完成。

此间,浙江省教育厅发布了浙江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监测结果,在各种好的数据之外,调查发现,学生学习压力过大的情况未见缓解,作业负担有加重;更严重的情况是:有20%的四年级学生和26%的八年级学生,对每一门课程都无法提起兴趣。

应试教育负担沉重的“果”,跟教育机构的制度设计、制度安排有极大的关系。《义务教育法》规定的基本原则很清楚:义务教育阶段免试入学、就近入学。“免试”是避免通过选拔考试进行遴选“掐尖”,“就近”是保证生源均衡、教育均衡。但事实上各地都在应试教育的怀抱中,打破教育公平和教育均衡,集中优质教育资源和学生资源,从而展现升学成绩和教育政绩。

“掐尖”行为,集中在“民办”学校;在一些地方,所谓“民办”学校,本身就是集中优质资源、打破教育均衡的架构。杭州的诸多“民办学校”,皆是从原来的优质公办学校“华丽转身”而来,摇身一变,就弄成了“民办”。从民办小学,到民办初中,“好学校”大多集中到“民办”的大旗之下,“掐尖”成了其必然的选择,这使得家长们为了进“民办学校”而挤破头。如今,家长的焦虑、应试培训市场的繁盛,跟民办学校“掐尖”招生和不规范管理都有直接关系;而民办学校在规避“免试”的领域,有着一块很大的“灰色地带”。如何治理?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副处长朱国清说,从今年年初,省教育厅就在调研、研究制定相关制度,治理杭州等地的民办初中“掐尖”招生行为,希望在年内出台一个规范民办招生的管理办法,以依法的角度对民办学校进行规范和约束。

动一回真格是百姓的期盼!义务教育阶段,教育公平是灵魂,人人都应享有同等的教育待遇;可是,在各种教育利益的诱导下,拉开档次、掐尖招生、金钱开路,成了家长、学生的痛苦之源、焦虑之根、无奈之本。家长为什么热衷于送孩子去参加各种负担沉重的培训和“杯赛”?为什么诸多商业化的培训机构生意十分火爆?如果只怪家长眼光短浅“被绑架”,那是太简单化了。背后的原因很清楚,就是欲进“民办学校”需要这样的筹码。那些民办学校的校长,其实也都承认有这样的“加分项”。如果不从制度设计上严格管束,民办学校躲避“免试”、竭力“掐尖”、以“敛才”抵达“敛财”的行为,必将愈演愈烈。

不久前的4月17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知名教育学专家熊丙奇在澎湃新闻网刊出长文《看清衡水模式的实质与真相》,清晰揭示了闻名全国的“高考工厂”河北衡水中学的实质:“衡水模式的实质问题,不是其学校办学的应试导向、追求,而是把一省优质生源集中在一所或少数几所学校,通过抢生源的方式打造全省‘超级中学’。这种办学模式,不仅没起到‘鲶鱼效应’,促进当地学校平等竞争,反而恶化地方教育生态,让农村学生、贫困生更加边缘化,面临更严重的升学压力。”

“衡水第一中学”这个“民办中学”,是衡水中学在2013年与河北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合作,投资设立的,在它这里其实“公”“民”不分,混为一谈。衡水中学正是假“民办学校”之名,拥有面向全省跨地区招生的特权,从而汇全省初中尖子生而“育”之,所以每年才有上百名学生考进北大清华,成为招摇的“旗帜”。

多年来,这个衡水中学依托于其民办衡水第一中学,在全国各地设立了不少分校。应试需求、资本运作、权力滥用,共同发酵的结果,必然是熊丙奇先生所言的“严重恶化教育生态”。全国多少高中老师都去衡水中学参观,“感觉就像动物园似的”。

而在今年4月,他们“劳师袭远”,进军浙江嘉兴平湖市,“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由此正式落户浙江,其面向全国的“掐尖”行动由此拉开,而且相当没样子地宣布在4月就报到——还玩起文字游戏,美其名曰“报到并不是开学,只是为新生适应高中课程做准备”。媒体报道:该校将不限户籍、面向全国招生,发展规模为144个班级、6000名在校学生;每学年学费高达3.5万元,还不含住宿费;学校为了争夺优质生源,推出了各种优秀生奖励制度:考取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学生,每人一次性奖励50万元;考取香港大学、上海复旦大学、上海交大的学生,每人一次性奖励10万元;在校期间参加全国性、省级学科竞赛获得一等奖的学生每次分别给予5000至3万元不等的奖励。什么叫通过“敛才”而“敛财”?这就是。

悬赏招生、提前招生、跨区域全国招生、超规模办学,背后的真目的,就是“敛财”二字。有识之士说:“击败对手,成就自己,不择手段,最大利益——教育发展拒绝这样的赤裸裸的商业逻辑。”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方红峰不客气地批评:“它是个应试教育的典型,它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跟我们浙江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理念不符合,他们认为是先进,我们认为是落后的,我们浙江不需要。”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提前报到开学被喊停——当然也只能是喊停“提前开学”。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那是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对其“掐尖”行为似乎较难治理;而对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小学、初中,如果继续容忍乃至放纵种种“掐尖”行为,那是对国家教育法规的严重轻蔑,是对无数家长学生的继续损害。所以,我们需要——

举起森林般的手,制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